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资本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文章来源:莱芜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2-19 09:11:34

  成百上千亩土地被流转,投资额动辄上千万元,业态涵盖种养、食品加工、农业综合体……近年来,社会资本下乡犹如春风吹拂,带来了新的技术、新的经营模式和新的管理理念。

  在新的时代,资本正彰显着在推进“三农”发展中的强大力量。据粗略统计,目前我市至少700多家企业不同程度地介入农业发展,他们正以各种方式深刻改变着全市的农业、农村和农民。

  资本提升了农业自身“造血”功能

  农业一直是弱质低效产业,歉收赔钱、丰收不挣钱的局面长期存在,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各种原因,包括资金、技术、人才等核心资源要素,单向由农村流入城市,造成农村“贫血”“失血”,发展滞后。

  “我们已经用上物联网了,如果你认领了一棵樱桃树,用微信扫一扫就能看到平时的管理过程。”投资人孙小燕原来从事农资经营,2011年流转土地转型搞种养,开始“试水”休闲农业,流转一部分土地用来发展大棚,种植樱桃、草莓等设施农业。

  进入雪野旅游区酉坡村后,她成立了山东丘山农林开发公司,又在村里成立了合作社,将流转过来的土地作为公司的基地。孙小燕这样打算:流转土地中,选水源条件好、土壤较肥沃的地用来种植绿色蔬菜,通过合作社统一技术、服务和销售,带动全村有意愿的村民种菜。

  “工商资本的介入,人才和技术的利用,大大提高了农业的生产效率,相应提高了农业效益。”孙小燕说,原来农民的蔬菜大棚只产茄子600斤,而现在却能达到2600斤。这说明,农业和工业不同,以工业的标准和理念发展农业,效果大不相同.

  而公司在寨里针建立的生态蔬菜园,由于成功运用了互联网技术,管理人员不仅只用一部手机就能”遥控50多个大棚,而且实施了水肥一体化。“仅靠农民自己的力量肯定是不够的,无论是理念还是技术。”孙小燕说。

  正因如此,中央提出“鼓励引导工商资本参与农村振兴”,各地政府也鼓励社会各界人士投身乡村建设,并营造良好营商环境、优化工商服务,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

  资本加速推进以农业为纽带的产业融合

  一二三产业相互融合促进,这是发展现代农业、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而农民唯一能够依赖的是土地,挖掘和利用农业的多种功能,形成农村“聚富效应”,必须也只能靠资本的力量。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工商资本下乡在农业领域正在实现越来越大限度的产业融合。

  在实践中,寨里镇通过统一调配土地资源、土地流转、产业规划,让广大农民看到了农业产业融合振兴的希望。科源公司在寨里镇从农民手中流转的400亩土地上种植小黄姜,如今已经收获了1000吨。按说,这些姜在市场上一出手,也有几百万元的收入。但是总经理吴承哲说,一斤也不卖。

  之所以这样有底气,是因为他们与中粮集团营养食品研究院达成协议,利用他们生产的小黄姜提取姜黄素,而100克小黄姜里就可以提取价值70元的姜黄素。这让吴承哲他们看到了农业的巨大潜力:如果农副产品不能形成工业化商品,就不可能发挥其蕴藏的高附加值。而冲破这个壁垒,引进第二产业,形成农业和工业的融合互促,农业才会爆发出应有的财富效应,才能成为真正的高效农业,农民也才能从市场链条中获取最大的收益。“按照一般的思路,寨里镇应该本着生产什么就去招引相关的加工企业。但寨里镇另辟蹊径,决定以二产为龙头,用二产引导一产,以资本的力量促使农业生产方式和经营模式的变革。

  该镇的健康食品谷产业园就是在这种理念的主导下应运而生的。健康食品谷规划之初,农高区党工委就高点起步,提出只和国内顶尖的科研资源合作,陆续和科技部、农科院、中粮集团等国字号部委院所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合作,先后吸引了干态面膜、黑色食品加工、牛乳免疫蛋白生产等国内稀缺项目进驻,统一流转来的土地成了这些项目的生产基地,每亩地释放出的收益达到2000万元以上。

  在工业化主导下的产业融合加速推进。“在寨里镇,除健康食品谷、桑蚕特色小镇正加快建设外,十里花卉港、中华美德园等项目也受到各路资本的关注。以二产带动一产,利用一产发展三产,以后的寨里镇的农业将真正实现种、加、销、游四环联动。”镇负责人告诉记者。

  资本让农民从土地的束缚中摆脱出来

  今年4月份,明利特色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第十次社员代表大会暨2017年度分红大会召开,当年合作社盈利50余万元,比首次分红的数量增长20多倍。

  来自高庄街道赵家峪村的王书明在合作社负责种菜、整理土地、管理机电等事务,今年他得到的分红有15000多元,“自从加入合作社,每年我的分红都不少,可比在家里种地或者出去干建筑的人强多了,吃住都在基地,生活条件也不错,每次回老家邻居都羡慕俺呢。”

  农民变工人,资本的力量由此可见一斑。近年来,我市大力推进资本下乡,按照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实施意见》文件规定,由市财政对组织流转耕地的村集体和受让耕地的大户或企业,分别给予每亩50—100元的奖励。截至2017年底,全市累计流转耕地面积达到30.8万亩,占耕地总面积的37%左右,并且呈现出行为规范化、主体多元化、形式多样化、经营特色化等特点。像钢城区艾山街道大龙门村,在确权登记颁证前,村民各自经营,经营效益低下,外出打工者,担心承包地给了别人要不回来,不愿放弃承包地,只能粗放经营。确权登记颁证后,农民吃上了“定心丸”,以600-1000元/亩的租金租给大润果品合作社,可以放心外出打工。全村共流转土地约700亩,占全村耕地面积的60%。

  作为推动乡村振兴发展战略的重要力量,资本在一定程度上正改变着中国乡村产业的形态和质量以及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激发了发展活力,让肥沃的农村土地绽放出发展新芽。

  评 论

  引导推动,但不可盲从迷信

  □李玉亮

  当前,农业特别是休闲农业融合了农村一二三产业,并由此衍生了新的生产、生活、生态功能。这最初是依靠农民发展起来的,但现在看,如果单纯依靠农民自身来发展,不仅资金问题较难得到解决,规范化管理也难提上日程,客观上需要社会资本与农民、村集体合作共同发展。因此,鼓励引导推动农民和村集体通过租赁、合作、入股等形式与资本嫁接合作,增强自身“造血”功能,无疑是一条“新生之路”。

  但,正如“每个硬币都有两面”一样,社会资本下乡在推动现代农业发展的同时,一些弊端也逐渐显现,比如有的社会资本在农村“挂羊头卖狗肉”,以“乡村旅游开发”为噱头大肆侵占良田;有的大张旗鼓申报了项目,却挖空心思钻营如何申领国家各种涉农补助和项目扶持资金;有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有实力争地,却没本事“种田”,不一而足。凡此种种,不仅会导致土地非农化,还会侵害农民的正当合法权益,引发社会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因此,对于地方政府而言,要筑牢“防火墙”,不能富了老板、亏了老乡,在鼓励资本下乡的同时,要结合农村发展实际,想方设法让社会资本与农业农村实现互利共赢,推动传统农业加速向现代农业转型发展。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